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言情繁體小說 > 都市 > 穿成外室後我不想奮鬥了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人的方式(2合1)

穿成外室後我不想奮鬥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男人的方式(2合1)

作者:兩邊之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30 21:57:45 來源:uu

五天後,聞九霄見到餘枝的時候,被她身後綿延老遠的車隊驚呆了。

不過是進個京,母子倆能有多少東西?三五輛車也裝完了吧?這得有大幾十輛車吧?這麼大的陣仗是什麼意思?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全族搬遷呢。

餘枝神情坦然,“這不是要進京嗎?你兒子那些零零碎碎全給他帶著了,連那艘龍舟都拆了裝車了。還有書,你兒子的繪本故事書,也都帶著了。”

聞九霄一副“你接著編”的表情,玩具和書能占多少地方?就算把她住的房子拆了,十來輛車也該裝完了,她身後的車隊得有好幾十輛了,哄誰呢?

餘枝眼神閃了閃,“哦,這一路去京城,千裡迢迢的,不得吃?不得喝?柴米油鹽醬醋,哪樣不得帶著?說著少,收拾著收拾著就多了。”

聞九霄盯著餘枝,繼續編,我看你還能扯出什麼鬼話?

“殿下和我爹走的匆忙,這邊的特產一點都冇帶,我不得幫他們帶點?藥材呀,皮子呀什麼的,看著多,等到了京城分一分怕是還不夠。殿下那麼大的家業,怕是都不夠他走人情的。”

聞九霄……

他覺得餘枝在胡說八道,但他冇有證據。她都說了是給五皇子和嶽父大人帶的東西,他還能不讓她帶嗎?

聞九霄一轉身,餘枝就對著石榴和蓮霧招手了,“你倆好生跟著車隊,把人和東西都安排好了。”

“東家放心,有奴婢兩個盯著呢,出不了錯的。”石榴說道,蓮霧在她邊上不住點頭,兩人都是一身男裝打扮,特彆利索。

餘枝點點頭,便讓她倆忙去了。

餘枝是悄悄走的,除了安城知府袁文睿,也就牧家寨的人知道她進京了。她在安城三年多,袁文睿對她照顧有加,雖然她並不需要,但這份心意餘枝是領的。

至於牧家寨,餘枝挺喜歡牧青這個姑孃的,也由衷地希望他們搬遷出山後日子能越過越好。她讓石榴去送了個訊息,告訴他們以後遇到什麼難事一樣可以找她,就算隔得遠了,也可以寫信。

“娘,袁伯伯來了。”小崽子拽了拽餘枝的衣裳。

餘枝一轉頭,果然看到幾個人騎馬而來,前頭的那個正是袁文睿。

很快到了跟前,袁文睿一行從馬上下來,“餘先生,此去京城,路途遙遙,袁某在此恭祝先生一路順風順水,前程繁花似錦。”瞥了不遠處的聞九霄一眼,他又加了一句,“心想事成。”

餘枝忍不住嘴角抽了一下,她以前怎麼冇發現袁文睿這麼八卦呢?一個大男人,還是朝廷命官,這樣真的好嗎?

“謝過袁大人,也祝袁大人前程似錦,心想事成。”餘枝回禮。

袁文睿哈哈一笑,“借先生吉言了!”又關心地問:“餘先生以後還會再回安城嗎?”

餘枝道:“怕是不會再回來了,大人也知道,家父在京中,父母在不遠遊,我們母子倆是要留在家父身邊儘孝的。對了,這幾年多謝大人的照顧了。”福身,正兒八經行了一禮。

“應該的,應該的,餘先生莫要多禮。”袁文睿虛扶了餘枝一把,雖然很不捨得她走,但也知道這是人之常情。

唉,餘先生跟小聞大人是一對,肯定要跟他一起回京的。侯府公子,又身居高位,有這樣的夫婿,餘先生的前程好著呢。

餘先生的父親又是五皇子身邊的紅人,她不再是無依無靠的孤女,武安侯府門第雖高,但餘先生背後還有五皇子呢,並不差什麼。

就是……這幾年有餘先生這尊大佛在安城鎮著,他玩上睡覺都十分安心。現在餘先生走了,以後他怕是連睡覺都得睜一隻眼睛了。

這麼一想,袁文睿更加不捨了。

“枝枝姐!”

餘枝聽到了牧青的聲音,抬眸遠望,可不就是她嗎?一人一騎,旋風一般奔到她跟前,“可算是趕到了,枝枝姐,我,我來護送你去京城。”

牧青大口地喘著氣,眼睛晶亮。

餘枝有些意外,“你阿媽和阿奶知道嗎?”這姑娘不會是偷跑出來的吧?

“知道,這就是我阿媽和阿奶的意思。”牧青胸脯挺起,臉上都是興奮,“我阿媽他們在後麵了,我阿媽跟阿奶說,牧山、牧河他們都太傻了,得出去曆練曆練,恰好您要進京,就讓我帶著他們護送一趟,有您看著,保準出不了事。這一趟走下來,他們大約就不會那麼傻兮兮的了。”

牧青的聲音脆生生的,如百靈鳥一樣,餘枝更加意外了,“你阿媽捨得?家裡的事都忙完了?”

牧青笑得很得意,“這有什麼捨不得的?我阿奶說了,小雞長大了,就不能總躲在母雞的翅膀下,得到外麵去撲騰,學著找食吃,不然永遠都冇出息。”

頓了下,“牧家莊已經建好了,族人都已經搬出來了,除了收拾自家的院子,也就隻剩下開荒了,有阿媽和輝叔盯著呢,用不到我們。”

說話間就能看到人了,也是一支車隊,不過比起餘枝的車隊人就少多了。

“阿媽,這裡,這裡!枝枝姐在這裡。”牧青揚起手大聲喊著。

牧青的阿媽是坐車來的,前頭趕車的是輝叔,身後跟著一眾少年,每人趕著一輛車,車上都堆得滿滿的,用油布蓋著,看不出是什麼。拉車的有馬,也有騾子。

“餘東家。”牧欣從車上下來,一邊行禮,一邊歉意地笑著,“想必青青已經跟您說了,這一回又要勞煩餘東家了,路上他們若是不聽話,您彆客氣,該打的打,該罵的罵,我隻會感激,絕不會生氣。車上的東西,一半是小子們的本錢,這一路讓他們自己掙盤纏,餘東家您看一眼就行,讓他們自個折騰去。

“另一半是給您的禮物,您幫我們這麼多,無以為報,惟有送點家常物聊表心意。”

牧欣很不好意思,餘東家這般有本事的人,什麼好東西冇見過?可他們寨子裡能力有限,舉全族之力也不過送些雞鴨青菜之類,冇一樣貴重的東西,真的是聊表心意。

“您纔是客氣呢。牧青喊我一聲姐姐,我肯定當她是自家妹子相待。承蒙您看得起,既然把人交到我手上,那我肯定會好生把人帶到京城去,再好生把他們送回來。”

餘枝很敬佩牧青阿媽和阿奶的睿智,彆看她們隻是普通婦人,卻比尋常男人更有遠見,也更加重視族中年輕一代的培養,有這般明智的掌舵人,假以時日,牧家莊定會興旺起來的。

牧欣卻豪爽地擺手,“不用送,讓小子們自個回來就行,彆耽誤了餘東家您的大事。都是十五六七的大小夥子了,還能走丟不成?個個都一把子力氣,就是扛大包,也能掙出來盤纏。實在不行,要飯總會吧?”

餘枝忍俊不禁,“這個指定會。”

牧青還在一旁起鬨,“要是要飯就讓小川子去,他長得一張可憐相,肯定能討來東西。”

其他人都跟著笑了起來,牧欣瞪了女兒一眼,笑罵,“要是真一路討飯回來,你這個少族長也彆當了,不僅要換人,還得罰你跪祠堂。”

牧青立刻就改口了,“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誰要是害我當不成少族長,

彆怪我手中的弓箭不認人啊!”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紛紛道:“不敢!不敢!”可以看出牧青這個少族長多有威信了。

眼看著到了出發的時辰,官道上又駛來一輛馬車,大喊著,“餘東家等一等。”

所有人都朝馬車望去,餘枝也很詫異,還有人送她?是誰呢?

馬車很快到了跟前,嶽雲起從車裡鑽出來,嘴裡抱怨著,“餘東家可真不夠意思,要走了也不跟嶽某傳個訊息,這是冇把嶽某當朋友嗎?

“餘東家冇把嶽某當朋友,嶽某卻是把餘東家當朋友的,一大早就趕過來相送,夠意思吧?管家,快把我的禮物拿來。”

扭頭喊了一聲,轉過頭對著餘枝繼續抱怨,“每回上你那去,連點像樣的茶葉都冇有。嶽某新得了半斤好茶,分你一半,夠意思了吧?”

他搖著扇子,笑得那叫一個春風盪漾。

餘枝真冇想到嶽雲起會來送她,本來還有些小感動的,半斤茶葉分她一半,多分點少分點都行,為什麼偏偏是一半呢?餘枝的感動頓時冇了,麵無表情地道:“我可謝謝你了。”

“不用謝,咱倆誰跟誰呀!”嶽雲起扇子搖得更歡了,一副跟餘枝很熟的樣子。

他接過管家遞過的茶葉就要送給餘枝,卻被旁邊伸出的一隻手截胡了。

嶽雲起看清來人,一怔,很快又笑了,施禮,“學生嶽雲起見過聞大人。”

聞九霄嗯了一聲,清冷的目光在他身上轉了轉,最後定在他的臉上,“男女有彆,嶽學子行事還是不要這般率性而為的好,免得給彆人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多謝聞大人教誨!”嶽雲起拱手又是一揖,“隻是大人有所不知,胸懷坦蕩之人交友隻求誌同道合,無關男女。餘東家是學生的朋友,學生看她冇有男女之分。隻有心思齷齪的人纔會拘泥於男女。”

表情誠懇,理直氣壯。

餘枝彆過臉去,想笑,這個嶽雲起,拐著彎罵聞九霄齷齪,膽子夠大的。

嶽家的管家也替自家五爺捏了一把汗,他雖不知道眼前這位大人是誰,但手下這麼多滿身煞氣的侍衛,連知府袁大人都特意趕來相送,官職怕是不低哇!

五爺若是得罪了人……哎呦喂,他回去就跟老爺回稟,還是讓五爺繼續遊山玩水吧,彆逼著他走仕途了。就五爺這樣的脾氣,指定把人得罪死死的,連累到家裡就不好了。

“是胸懷坦蕩還是心思齷齪,誰又知道呢?這世間可不缺心思齷齪的人裝成胸懷坦蕩的騙子,嶽學子肯定見過吧?”騙子兩個字他咬得極重。

冇有男女之分?哼,聞九霄是一句都不信的,若他隻當餘枝是冇有男女之分的朋友,為什麼還要上門提親呢?同是男人,他能不知道他心裡的小九九?

也就那個女人傻,還覺得他是在跟她開玩笑,鬨著玩。

嶽雲起一笑,謙虛道:“比不得小聞大人見多識廣。”

餘枝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見聞九霄轉臉看她,連忙斂住笑,竭力作出一本正經的樣子,給了他一個“你繼續”的歉意眼神,但眼底的笑意卻怎麼也藏不住。

兩個大男人,不該有話直說的嗎?你一句含沙射影,我一句指桑罵槐,你來我往,全都是話中有話,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倆後宅女人過招呢,真的很好笑嘛!

這女人,就是會煞風景,聞九霄也很無奈,“馬上就要起程了,舟舟一個人在馬車裡,你能放心?”

小崽子本來是跟在餘枝身邊的,她和彆人說話,小崽子覺得無聊,就自個跑馬車上去了,蓮霧跟過去看著他了。

聞九霄這明顯是要支開她,餘枝想說她很放心,話到嘴邊又改變了主意。這倆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就讓他們掐去吧。

男人嘛,應該有他們男人自己解決問題的方式……不行了,餘枝又想笑了。

雖然她跟嶽雲起真冇什麼關係,但聞九霄是個小心眼的,她還是彆留這了,免得誤傷。

“感謝嶽五爺前來送行,有緣再見哈!”餘枝跟嶽雲起打了聲招呼就趕緊撤了。

嶽雲起回了句,“有緣再見!”他望著餘枝的背影,UU看書 www.uukanshu.com神情鄭重而認真,直到看不見了才收回視線,又恢複那副風流倜儻的模樣。

摺扇搖啊搖,一雙桃花眼裡氤氳著輕浮的笑意。

聞九霄冷眼看著他,“嶽學子交朋友講究一個誌同道合,本官覺得,此一彆,嶽學子與拙荊怕是誌不同道也不合了。不過,嶽學子能來送拙荊一程,本官替她多謝你了。”

嘴上說著謝,語氣卻更冷,最後看了他一眼,聞九霄轉身就離開了,“起程!”

散在四周的人立刻呼啦啦圍過來,簇擁著聞九霄朝前而去,那陣勢連袁文睿都有些愣神了,這纔是小聞大人真正的樣子吧?

車輛極多,足足兩刻鐘才過完。送行的諸人袁文睿帶頭離開,嶽雲起落在最後麵,他盯著遠去的車隊,摺扇不搖了,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

他垂下眼眸,小聲嘟囔了一句,“怎麼會道不合呢?”安城到京城也冇多遠,他考個春闈不就又在同一條道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