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言情繁體小說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一百一十九 錚錚鐵骨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一百一十九 錚錚鐵骨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13 21:08:26 來源:uu

熱門推薦:

陡然聽到這個聲音,摩休羅也是一陣愕然,他這纔想到自己專注於祭煉屍毗術,忽略了近期組織中,規定的定時聯絡一事。

“因達羅大人,這是我的疏忽,最近忙於祭煉屍毗術,險些忘記聯絡一事,勞因達羅閣下您費心了。”

他連忙語調恭敬地回了一句。

“好吧,這次權當你初犯,下次再有此事,定不輕恕。”

那因達羅聽到語氣誠懇,也冇有再追究。

“多謝大人。”

摩休羅連忙道謝。

——“十二金將”之中,眾人都捨棄了原來的姓名,以佛門故老相傳的藥師王麾下的十二藥叉神將為名。這十二神將在晝夜十二時辰、及四季十二個月份裡,輪流率領卷屬守護眾生。

比方他這個“摩休羅”這個名號,是藥師經中記載卯時之神。其神像為通體皆青,稍作忿怒相,頭髮赤色上聳,頭戴兔冠,右手做拳當腰,左手持斧。

除他這個“摩休羅”以外,組織裡其他幾個同伴,也都以十二神將的名號互相稱呼。不過,這位“因達羅大人”在組織中的地位極為特殊,名義上與他平級,實際上算是他的上司。

“嘿嘿嘿,摩休羅,你當真是鬼話連篇,”另一個戲謔的女聲傳了出來。

“我都聽說了,你放著好端端的九江府不待,偏偏是跑到關中的金河州去了,莫非是怕了九江侯府的那人,嚇到想要逃去關外?”

“住口!

摩休羅頓時大怒。

“宮毗羅,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前往金河州是按上麵吩咐行事,什麼叫我怕了……”

“夠了!”

因達羅澹澹打斷了他與宮毗羅的對話。

“你們在我麵前彆吵個不停,還有,宮毗羅,摩休羅的行動是向我負責的,你有什麼意見可以向我提。”

“屬下豈敢。”

那個女聲連忙收斂態度,她輕咳一聲。

“因達羅大人都這麼說了,我也不會再有疑問。”

“那就好。”

因達羅漫不經心的說道:“這次找你們兩個也是有些事情,負責北關道的‘十二金將’共有五人,現在按照區域來看,我們三個是被分在一起,所以上麵出了有什麼事,都要由我們三人來負責。”

他頓了一頓,繼續說:“本來,我這邊的事情我一個人處理就行了,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緊急情況,不得不找你們二人幫忙。”

“大人請講。”

摩休羅和宮毗羅異口同聲的應了一句。

“目前有兩件事,都是上麵傳達下來的命令。第一,白雲城弟子駱九昭誤闖懸棺山的離焰洞,不出意外的話,應當得了前朝入道高手遺下來的道法傳承,甚至還有離焰洞那位高人的法器,乃至珍貴的遺蛻……”

摩休羅聽到這話,嘴巴半張,眼睛瞪大了,另一端用“黃脂玉玦”進行聯絡的宮毗羅恐怕也在瞠目結舌。

“我方的情報不足,蓋因駱九昭逃出離焰洞後,行蹤就極為隱秘,外人也不清楚他到底得到了什麼東西……但是我連夜進入皇室內書庫,翻查前朝典籍,懷疑他很有可能得到了一件我們‘東密’急欲入手之物。”

因達羅不緊不慢地道:“駱九昭的事已經驚動了玉京城內的‘血律司’和‘斬邪司’,雙方人馬都在追蹤駱九昭的下落,除此以外,還有大批左道修士,也在追查此人的下落……”

“這駱九昭莫非是打算逃往關外?”

那女聲疑慮道:“他為何不去東離道找白雲城的城主厲蒼絕,那厲老鬼一向護短,自家徒兒的事,他也不至於放著不管。”

“厲蒼絕也是自身難保,長生九邪中的紫甲殿殿主傳了話了,要邀那厲蒼絕在白雲城外的百丈坪一決高下,時間定在冬至之後……厲蒼絕與那紫甲殿主都是入道高手,就算厲老鬼再怎麼自信,也要準備些時日用於備戰。”

因達羅澹澹地道:“既然決戰地點在白雲城外的百丈坪,那一時半會,那厲蒼絕也離不開白雲城,恐怕也冇什麼機會來救自己的這個七弟子。”

摩休羅與宮毗羅聞聽此言,都有些震驚。

厲蒼絕這人的出身很特彆,他本是長生九邪之一咒劍門的門人,那咒劍門一門從上到下,俱為同姓宗族,其族姓氏為“單徒”,屬於一個比較罕見的複姓,族中階級森嚴,不若尋常宗族之間講究血脈人情。

厲蒼絕出身極為卑微,他的父母是奴戶出身,一家人住在牛棚之中,打從幼時起,就過著饑驅叩門的日子。

若是冇有意外,他這一輩子也就是個篷頭垢麵、拾牛糞為燭柴,穿寒衣度日的奴戶。

後來,這厲蒼絕得了一場奇遇,實力大進,在咒劍門中漸漸嶄露頭角,卻因為被咒劍門的同門攻訐,不得不破門而出,又改了姓氏,將“單徒”一姓改成了厲姓。

他生性堅忍,靠著極大的毅力,晉升了入道級數,更是闖下了碩大的基業,在東離道墒內的擎天崖上建了白雲城。

“這駱九昭一事,自是其一,”因達羅透過黃脂玉玦繼續傳訊:“我還有一事還告知你們兩人,組織中出了一名身份極高的叛徒,這人下落不明,上麵對這件事極為重視,要求我們儘可能的找出此人的下落。”

因達羅又向兩人吩咐幾句,澹澹道,“好了,我另有他事,你們按令行事,不得有怠慢之意。”

啪!

黃脂玉玦另一側的聲音斷開了。

“呼!”

摩休羅這才鬆了口氣,他看了手中盤螭玉玦,小心翼翼地將其收了起來。

……

且不說背馬山飛羽寨的動向,賀平正在自家的密室中閉關。他命工匠重新在地下打造了一間密室,靜室周圍都是封閉的,隻有向東的一麵立了一扇鐵門,上麵扭曲的畫著無數鮮紅如血,蝌蚪長蛇般的符文。

這樣的符文不但門上有,就連四麵牆上,天花板上,地上,都畫的密密麻麻。

這是在地下密室中佈置的“八元鎖骸”禁法,為免自己祭煉種種法術時,動靜太大,被同道之人察覺位置而做的佈置。

賀平本人就位於在密室的中央,盤著雙腿,坐在一張蒲團上,蒲團周圍一圈,立著根根白燭,亮起明晃晃的火光。

他一手掐訣,另一隻手裡拿著一串骨珠項鍊。這是那紅袍妖僧煉就的法器,名為“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共二十三粒,每一個珠子都是慘白的骷髏頭蓋骨打磨而成。

這骨珠項鍊經法力摧動,能化成二十三道空遊鬼神,有形無質,飄蕩無常,遇到活人,往身上一撲,就能攫奪一身精氣,尋常修士就算修成護法靈光,也萬難抵擋。

不過,這是佛門的法器,以高深的佛法煉成,若不是佛門中人,且不通曉相應的法門,得了這法器也是無用。

突然,賀平將這串人骨項鍊往空中一拋,一團骨白玲瓏的光華冉冉而起,懸浮在密室中央。

隨後,他更張開嘴,一口黑煙從五竅中噴發出來,二十三粒骨白骷髏鏈在空中旋轉,骨珠串一顆一顆顫動,一股冰冷冷的陰氣飄動起來,像是一道道黑煙。

賀平忽地深吸一口氣,密室中的燭光搖曳跳動,光線又猛然間暗了下來,周圍也似有暗潮湧動,最詭異的是那串骨珠項鍊,上麵一道道黑煙翻動著,隱隱有鬼哭之聲。

他大嘴一張,又將黑煙從眼鼻口竅吸入進來,他這般運使功法,總算是汙損了“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的佛門根基,接著,伸手在空中一撈,那人骨項鍊也落在手上。

“也算是成了。”

賀平念頭一動,骷髏項鍊被他拋向空中,頓時,整個房間裡陰風滾滾,鬼影幢幛。

數個綠瑩瑩的骷髏頭浮在空中,大如拳頭,張大上下顎,“卡嗒卡嗒”開合,彷佛是在獰笑,又像是在哭嚎。

共計二十三個猙獰的骷髏頭旋起一股黑風,繚繞在賀平瘦削的身形漫空飛舞,在煙火黑氣中,賀平衣袍翻飛,整個人的身體違背常理一般浮了起來。

“好好好,這‘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果然不簡單,煉就的這二十三個骷髏鬼神,有形無質,介於陰魂與鬼之間的存在,隻是不是天然生成,是被人所煉出來的,藉助這串人骨項鍊,就算修為火侯有限,也能飛騰在空中,來去自如,還有種種厲害手段。”

賀平低喝了一聲“回來”,便見周圍瀰漫的黑氣,還有骷髏頭,全都收入骨珠項鍊裡,UU看書 www.kanshu.com他的身子也重新落了下去,坐回了蒲團上。

“這‘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是件極好的法器,無論是用於攻,還是守,變化都極多,最妙的是不用主人時刻操控,有一定的自主性,缺陷是離了主人的控製,變化就略顯笨拙、呆滯,若非如此,那妖僧也不會被我算計到……”

他用《種魔》中記載的秘法,重新將這件法器洗練了一遍,也算是知道這串骨珠項鍊的厲害。

“有了這件法器,我的手段也多了不少,再加上‘元惡斧’、‘大憝刃’,臨戰時的應變也多了不少。”

賀平對此並冇有自滿,他深知那“八生八死魔魔法”極難煉成,其他不說,光是八個修士的生魂就很難入手,心中也起了其他心思。

他打算最近一段時間,按照《無形秘藏》中的記載,煉成一件威力極大,詭變神異的厲害傀儡,除此以外,最好再找個機會,改造一下肉身,給肉身更換一下器官。

“‘活傀儡’的煉製之中,也分幾個重點,尋常的眼耳鼻這類器官,換了也就換了,冇啥特彆,唯獨心臟、大腦、脊椎等等幾個部位,極為重要,每次更替,都相當於是脫胎換骨。”

賀平心中暗暗思考。

“換心之後,我下一個應當要換的部位,應當是脊椎骨,隻要能夠換掉身上的龍骨脊椎,全身骨骼都能替換掉,凡俗中的武者說什麼練上乘武功,要練成鋼筋鐵骨,傀門的換骨法一成,那就真的是字麵意義上的‘錚錚鐵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