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言情繁體小說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三 奪玉璽劉表截孫堅,爭冀州袁紹戰公孫

實話三國 十三 奪玉璽劉表截孫堅,爭冀州袁紹戰公孫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20 來源:言情API

卻說劉表,生於東漢順帝漢安元年(一四二年),字景升,山陽郡高平縣(今山東微山)人,西漢魯恭王劉餘之後。

劉表少時受到良好的教育。待長大成人,身長八尺有餘,姿貌溫厚偉壯,極好結交,參加過太學生運動,很有名氣,與各個不同的七人結交,素有江夏“八俊”、“八顧”、“八友”、“八及”之稱。劉表在第二次黨錮之禍時與同郡張儉等受到訕議,被迫逃亡。為鎮壓黃巾起義,朝廷解除黨錮禁令,劉表被大將軍何進征辟為掾屬,推薦再次入朝,出任北軍中候。

初平元年(一九零年),荊州刺史王叡為孫堅所殺,董卓上書派劉表接任荊州刺史。

當時江南宗族勢力強盛,袁術屯於魯陽,手下擁有所有南陽之眾;吳人蘇代為長沙太守,貝羽為華容縣長,各據民兵而於當地稱霸,導致劉表無法直接上任。劉表微服匿名獨身赴荊州,方纔得以上任。

劉表至荊州後,單馬入宜城,與延平人蒯良、蒯越及襄陽人蔡瑁等共謀大略。劉表問眾人:“此間宗賊甚盛,群眾不附,袁術因而取亂,禍事如今已至啊!我希望在這裡征兵,但恐其不能聚集,眾位有何對策?”

蒯良說:“眾人不附的原因,是出於仁之不足;依附而不能興治的原因,是出於義之不足。如果仁、義之道能行,則百姓來歸如水勢之向下,何必擔憂來者之不從而要問興兵之策呢?”

劉表又問蒯越。蒯越說:“治平者以仁義為先,治亂者以權謀為先。兵不在多,而在於能得其人。袁術為人勇而無斷,蘇代、貝羽皆一勇之武夫,不足為慮。宗賊首領多貪暴,為其屬下所憂。我手下一些平日具有修養的人,若遣去示之以利,宗賊首領必定持眾而來。使君便誅其無道者,再撫而用其眾。如此一州之人,都樂於留守此州,得知使君為人有德,必定扶老攜弱而至,然後兵集眾附,南據江陵,北守襄陽,荊州八郡可傳檄而定。袁術等人雖至,亦無所能為了。”

劉表歎道:“子柔(蒯良字)之言,可以說是雍季之論;異度(蒯越字)之計,可以說是臼犯之謀。”便讓蒯越派人誘請宗賊五十五人赴宴,將其全部斬殺,一併襲取他們的部眾。隻有江夏宗賊張虎、陳生擁眾據守襄陽,劉表乃使蒯越與龐季前往將其說降。

荊州郡守、縣長聽說劉表威名,大多都解下印綬逃走。至此,劉表控製了除南陽郡外的荊州七郡,理兵襄陽,以觀時變。

關東州郡起兵討伐董卓,劉表雖未加入,但也上表推薦袁術任南陽太守,暫表示好,觀望事態發展。

劉表看了袁紹“截殺孫堅,奪回玉璽”的書信,知道董卓西遷,以為袁紹成功在望,便想與之結好,於是就令蒯越、蔡瑁領兵一萬截殺孫堅,奪回傳國玉璽。

兩軍對峙,蔡瑁舞刀出戰,黃蓋揮鞭相迎。不幾合,黃蓋一鞭擊中蔡瑁護心鏡,蔡瑁掉馬便走,孫堅乘勢掩殺。

突然,劉表親自引軍攔住去路。說及傳國玉璽,孫堅說冇有此物。劉表卻要搜查隨軍行李。孫堅大怒,方欲交兵,劉表便率軍後退。

孫堅縱馬追趕,兩山後伏兵突起,背後蒯越、蔡瑁趕來,將孫堅圍困核心廝殺,虧得程普、黃蓋、韓當引軍殺來,拚死救出孫堅。孫堅突出包圍,見折兵過半,無心再戰,與眾將奪路返回江東,自此與劉表結下怨恨。

且說袁紹與韓馥謀劃立幽州牧劉虞為帝,征求曹操意見被拒絕,仍不甘心,認為劉虞乃漢室宗親,在朝位高權重,在關東威望極高,若立為帝,足以與董卓抗衡。便與韓馥密謀,寫奏章送給劉虞。

劉虞曾為幽州刺史,率兵征討張純反叛有功,朝廷采納了太常劉焉“改刺史為州牧”的建議,任用劉虞為幽州牧。

劉焉認為,四方兵起是因為“刺史權輕”且“用非其人”,應“選清名重臣以居其任”。劉焉、劉虞都是當時眾望所歸名臣,分彆被任命為益州牧、幽州牧。

劉虞在任幽州牧期間,精簡部隊,廣泛佈施恩惠,威震塞外。當年漢靈帝劉宏曾派使者升劉虞為太尉,封容丘侯。劉虞先是推讓,並舉薦衛尉趙謨、益州牧劉焉、豫州牧黃琬、南陽太守羊續擔任此職,但劉宏最終還是拜劉虞為太尉。

當時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園繳納钜額禮錢。劉宏因劉虞一貫有清廉的名聲,加上平定張純叛亂有功,便特意免去劉虞的禮錢。

幽州本為窮州,需要青、冀兩州補貼官務開支,但當時因戰亂交通斷絕,無法調度金錢。劉虞在幽州追求寬政,勸導百姓種田,從開放上穀市場與外族交易及開采漁陽的鹽鐵礦取得收入,令百餘萬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樂業。

劉虞雖為三公級的高官,但天性卻是愛好節約,穿著破舊的衣服,一頓飯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葷菜。遠近原本作風奢侈的豪族,都被他感化而改變風氣。

後董卓專權,派使者授予劉虞大司馬,進封襄賁侯。

初平元年(一九零年),董卓拜劉虞為太傅,召他入朝任職。但因道路阻塞,任命竟不能夠到達。

劉虞如此忠於漢室,豈能為袁紹、韓馥所動,堅決拒絕。韓馥等人又請劉虞領尚書事,以便按照製度對眾人封官,劉虞再次拒絕。

袁紹見劉虞拒絕稱帝,擁帝掌握大權無望,所統軍隊缺少糧食,意欲占據冀州,擴大地盤,壯大勢力,於是采納了謀士逢紀的建議,一邊暗地送書給公孫瓚,讓其舉兵共同攻取冀州,平分土地:一麵使人告知韓馥,防止公孫瓚攻取冀州;又使陳留高乾、潁川荀諶前往冀州說服韓馥。

高乾是袁紹外甥,荀諶與韓馥關係不錯。二人來到冀州治所鄴城(今河北臨漳縣境內)對韓馥說:“公孫瓚乘勝南下,諸郡望風而降;袁紹領兵到了延津,向東迂迴,意圖難以預料。吾等私下都為將軍擔憂。”

韓馥已得袁紹告知,又得公孫瓚起兵訊息,甚為懼怕,聽二人一說,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急切地問:“既然如此,那該怎麼辦呢?”

荀諶不正麵回答,反問說:“依將軍估計,在對人寬厚仁愛方麵,比袁紹怎樣?”韓馥說:“不如。”再問:“在臨危決策,智勇過人方麵,比袁紹如何?”韓馥又說:“不如。”又問:“那麼,在累世廣施恩德,使天下人得到好處方麵,又比袁紹如何?”韓馥搖搖頭:“還是不如。”

連提幾個問題後,荀諶這才說:“公孫瓚率領燕、代眾軍,長驅而至,鋒不可當。袁本初乃當代豪傑,智勇過人,兵多將廣,實力不在將軍之下。冀州糧食充足,物資豐富,若其二雄合兵攻取,危在旦夕。想那袁本初,本是將軍故交,且又同盟討賊。今為將軍考慮,不如請袁本初共同治理冀州,一定會厚待將軍。這樣,將軍既有度德讓賢之名,又可使公孫瓚望而卻步,將軍即可安如泰山矣!但願將軍切勿遲疑不決。”

冀州長史耿武、彆駕閔純、治中李曆勸阻,韓馥不聽;從事趙浮、程奐請求出兵拒敵,韓馥不從,隨後便避位出居趙忠故舍,派遣兒子把冀州印綬去黎陽交給了袁紹。

袁紹屬下朱漢,曾遭韓馥冷遇,一直耿耿於懷,藉故派兵包圍韓馥住所,手持利刃,破門而入。

韓馥逃至樓上,朱漢抓住其子,將其兩腿打斷。韓馥自愧不聽勸諫,“自引狼入羊群”,受刺激至深,便拋棄家小,獨騎離開冀州去陳留投奔張邈。

有一天,在張邈府上,韓馥見袁紹派來一個使者對張邈附耳低語。韓馥心中生疑,預感大難臨頭,遂藉口上廁所,用刮削簡牘的書刀自殺。

且說袁紹得了冀州,自領冀州牧,聞知沮授雄才大略,便辟召入府,與田豐、許攸、逢紀分掌州事。

沮授,冀州廣平人,“少有大誌,多權略”,舉茂才,並當過兩次縣令,後來又當韓馥彆駕,被韓馥表為騎都尉。

韓馥欲讓冀州給袁紹,沮授勸阻:“冀州雖然狹小韓馥,能披甲上陣尚有百萬餘眾,糧食能夠支撐十年之久。袁紹是一個外來人,軍隊正處窮困之時,仰我鼻息,好比嬰兒在大人股掌上麵,不餵奶,立刻可以將其餓死。為什麼要把冀州送給其人?”

韓馥不聽勸阻。沮授出門仰歎:“冀州易主矣!”離韓馥而去。

初平元年袁紹被推舉為盟主討賊,而自己字為本初,自以為字與年號相合,必定能夠克平禍亂,雄領天下,素聞沮授才略,召至問計:“如今賊臣作亂,朝廷西遷。袁家世代受寵,決心竭儘全力興複漢室。然而,齊桓公如果冇有管仲就不能成為霸主,勾踐冇有範蠡也不能保住越國。吾想與卿同心戮力,共安社稷,不知有什麼妙策?”

沮授聞說,以為袁紹頗知人才重要,定會重用人才,自己有了施展才能的機會,便當麵把袁紹奉承一番,接著為袁紹謀劃了征服餘部進而雄領河北一帶的戰略計劃:“將軍年少入朝,就揚名海內。廢立之際,能發揚忠義;單騎出走,使董卓驚恐;渡河北上,則渤海從命;擁一郡之卒,而聚冀州之眾,威聲越過河朔,名望重於天下!如今將軍若能首先興軍東討,可以定青州黃巾;還討黑山,可以消滅張燕。然後回師北征,平公孫瓚;震懾戎狄,降服匈奴。君就可擁有黃河以北的四州之地,因之收攬英雄之才,集合百萬大軍,迎皇上於西京,覆宗廟於洛陽。以此號令天下,誅討未服,誰抵禦得了?”

袁紹聽了,非常高興地說:“這正是我的心願啊!”隨即加封沮授為奮威將軍,使他監護諸將。

袁紹按照沮授謀略,憑藉冀州物產富足優勢,實力增強,勢力漸大,豪俠多附,皆思為報,州郡蜂起,均藉助袁紹威名以求生存。

董卓聞知袁紹在關東日益強大,想起誅殺袁紹叔父太傅袁隗宗族、掠取財產一事,便派遣執金吾胡母班、將作大匠吳脩持詔書喻示袁紹,進行示好解釋。

胡母班,泰山人,字季皮,少年時與山陽人度尙、東平人張邈等八人,輕財赴義,賑濟人士,世稱“八廚”,漢末名士。

胡母班奉詔走到河內,被太守王匡捉拿入獄。王匡按照袁紹指示,欲殺掉胡母班討好袁紹。

胡母班乃王匡妹夫,便寫書給王匡:“自古以來,冇有下邊諸候舉兵進攻京師者。《劉向傳》說‘投鼠忌器’,器猶忌之,何況董卓現在身處宮闕之內,把天子作為擋箭牌。幼主尚在宮中,怎麼能夠舉兵討伐?吾等都是奉詔命而來,怎能擅自囚禁。關東諸郡太守,雖然實在痛恨董卓,但還是因為官銜是朝廷所封,不敢玷辱。而足下卻把我單獨囚禁入獄,尋釁殺害,這比那無道還要殘暴。我與董卓無親無故,哪裡能與其一同作惡?如今足下張開虎狼大口,吐出長蛇毒汁,把恚恨董卓遷怒於我,何等殘酷無情!死,人所難免。但被狂夫所害,甚感羞恥。若死後有靈,我定告訴皇天。冇想到我與汝妹一場婚姻,卻帶來今日災難。昔日一家,今成血仇。我這個即將死去的人有兩個孩子,就是足下的外甥。我死後,希望做孃舅的千萬不要叫汝外甥到我屍骨殘骸跟前啊!”

王匡見書後,抱著胡母班兩個孩子大哭。《搜神記》有胡母班在獄中死後,曾經見到泰山府君及河伯的神話傳說,淒楚動人。

再說公孫瓚,字伯珪,遼西令支(今河北遷安)人,因美貌、聲音洪亮與才智,頗受太守賞識,將女兒嫁其為妻。公孫瓚在嶽父幫助下,曾與劉備從師涿郡盧植,後來在太守劉其手下任禦車。在劉其犯法被髮配交州日南時喬裝成士兵沿途護送,途中劉其獲赦還。公孫瓚歸來後因此德行被舉孝廉,任遼東屬國長史。

有一次公孫瓚帶數十名騎兵外出巡邏關塞,看到數百名鮮卑騎兵,就退到空亭對隨行軍士說:“如不主動進攻,必將被殺。”於是手執長矛策馬帶隊衝入鮮卑隊伍,殺傷數十人,雖倖免於死,卻損失過半。鮮卑人以此為戒,再不敢輕易越進關塞,公孫瓚升遷為涿縣縣令。

邊章、韓遂叛亂,朝廷從幽州征發三千精銳騎兵,給公孫瓚都督行事符節,讓其統領。公孫瓚率軍到薊中時,漁陽(今密雲西南)人張純引誘遼西烏桓首領丘力居等叛亂,攻占右北平郡(今河北豐潤東南)、遼西郡屬國等地。公孫瓚以三千騎兵追討張純等叛賊,立下戰功,升為騎督尉。屬國烏桓首領率眾歸降公孫瓚,又升為中郎將,封為都亭侯,進駐屬國,此後的五六年間,與北方遊牧民族爭戰不斷。

中平五年(一八八年),公孫瓚與張純、丘力居等戰於遼東屬國石門,張純等大敗,拋下妻兒逃入鮮卑境內。

公孫瓚繼續追擊,由於太深入,反被丘力居圍困於遼西管子城二百餘日,糧儘士潰,士卒死傷大半。丘力居軍也糧儘疲乏,遠走柳城。朝廷詔拜公孫瓚為降虜校尉,封都亭侯,又兼領屬國長史。

公孫瓚於是統領兵馬,守護邊境。每次一聽到敵人來襲,馬上聲疾色厲,作戰時像是打自己的仇人似的,甚至一直打到夜深。從此烏桓都害怕公孫瓚的勇猛,不敢再來進犯。公孫瓚常與身邊數十個善於騎射的人都騎白馬,相互間為左右翼,自號“白馬義從”。

朝廷派宗正劉虞任幽州牧。劉虞到任後,派遣使臣到遊牧民族中曉以利害,責令他們獻上張純的首級。丘力居等聽說劉虞到了,紛紛派遣使者前來溝通歸附之事。

公孫瓚擔心劉虞立功,暗中派人在途中暗殺這些使者。遊牧民族明白此事後,便繞道到劉虞處。劉虞上報朝廷撤掉駐防軍隊,隻留下公孫瓚統萬餘步兵、騎兵屯駐右北平。

中平六年(一**年)三月,張純被其門客王政殺掉並把首級送給劉虞。劉虞因安撫遊牧民族有功而被授予太尉之職,封為襄賁侯。不久,又遷劉虞為大司馬,公孫瓚為奮武將軍,封為薊侯。

公孫瓚應曹操檄召結盟討伐董卓,盟軍解散,帶兵返回,看到袁紹“攻取冀州,平分土地”密書,正欲起兵,忽聞袁紹已經占據冀州,便派其弟公孫越去見袁紹,欲分其地。

袁紹卻讓公孫瓚親自前往商議。公孫越返回途中,被一支自稱“董丞相家將”軍隊亂箭射死。公孫瓚大怒,儘起本部兵馬,殺奔冀州。

袁紹聞報,引軍而出,來到磐河橋東,見公孫瓚已經立馬橋西。話不投機,兩軍交鋒。這場磐河戰役戰情起落不定,跌宕起伏,瞬息多變,勝負無常。

先是公孫瓚與文醜交鋒,公孫瓚不敵敗走,部下四將齊出,被文醜刺殺一將,餘者儘退,文醜緊追不捨。

公孫瓚弓箭儘落,頭盔墜地,披髮縱馬過一山坡時,馬失前蹄,翻身落馬。文醜急忙撚槍直刺。

千鈞一髮之際,忽見一個身長八尺,濃眉大眼,闊麵重頤,威風凜凜的少年將軍飛馬挺槍衝殺過來。二人大戰五十餘合不分勝負,正好救軍來到,一齊掩殺,文醜敗回。

公孫瓚從山坡走下,問少年姓名。少年滾鞍下馬,雙手抱拳,躬身回答:“某乃常山真定人氏,姓趙名雲,字子龍,不料在此相遇。”

公孫瓚大喜,遂領其歸寨,整頓甲兵。

次日再戰,卻中埋伏,先鋒嚴綱被斬馬下,執旗將士被斬,繡旗被砍倒地,公孫瓚敗走橋下。趙雲趕到,挺槍躍馬,一槍刺殺敵將,單騎突入敵軍,左衝右殺,如入無人之境。公孫瓚又引軍殺回,敵軍大敗。

袁紹拚命呼叫督戰,又值文醜、顏良引軍過來,圍困拚殺。趙雲保護公孫瓚殺出重圍,引兵敗退。

正在此時,劉玄德、關雲長、張益德率領一彪軍馬前來助戰。三匹馬、三般兵器,飛奔前來,直取袁紹。袁紹嚇得魂飛天外,雙手顫抖,刀落馬下,慌忙轉馬而逃。眾將趕來,死救得脫,大敗而回。正是:磐河交鋒無義戰,勝敗反覆瞬息間。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