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言情繁體小說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十五 董卓跋扈施淫威 王允巧計除奸賊

實話三國 十五 董卓跋扈施淫威 王允巧計除奸賊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20 來源:言情API

卻說董卓在長安聞知孫堅已死,其長子孫策隻有十七歲,如去一塊心病,更加肆無忌憚,出入乘坐青蓋金華車,爪畫兩轓,時人號曰“竿摩車”。

董卓為太師,又封其弟董旻為左將軍,侄子董璜為侍中、中軍校尉,宗族內外都入朝為官。

公卿大臣拜見董卓時,都要下車跪拜,而董卓不需回禮。朝廷各要職部門(如尚書)都要到董卓的太師府彙報工作。幕僚討好董卓,提出可比薑尚(字子牙)稱“尚父”。

董卓問蔡邕此事如何?

蔡邕勸說:“昔武王受命,薑尚以師輔佐周室討伐無道,因此受到天下人尊重稱為尚父。今太師功德雖然卓絕,還是要等到平定關東叛亂,返回東都洛陽後再議論為好,”董卓才止。

京師地震,董卓又問蔡邕原因。蔡邕說:“地動是因為陰氣太盛,大臣超越製度限製所造成的。太師乘坐青蓋車,朝野上下,親信遠臣,都認為不大合適。”董卓這才改乘金華皂蓋車。

董卓表麵上看重蔡邕的才學,十分厚待,每次有宴會,都會令蔡邕彈琴、主持,蔡邕都會努力匡正董卓的言行,而董卓卻很少采納,蔡邕也覺得非常遺憾。

礙於蔡邕的名望,董卓雖然在形式上作了一些調整,但由於權慾薰心,欲壑難平,依然是我行我素,飛揚跋扈,濫施淫威,絲毫不知收斂。

董氏宗族,不分長幼,皆封列侯,侍妾懷抱幼小孩童都被封為侯爵,孫女董白,年尚幼小,情竇未開,卻被封為渭陽君,並在長安城東二百六十裡自己的封地郿(今陝西郿縣)修築與長安相似的塢堡,讓孫女董白乘坐軒金華青蓋車,叫都尉、中郎將、刺史等二千石以上在郿塢官吏前簇後擁,顯擺威風。

郿塢裡麵存放大量搜刮來的財物,並有三十年糧食儲備,董卓自己說:“我平定關東,成功,即雄踞天下;失敗,守在郿塢足以養老。”

董卓來往長安,或半月一回,或一月一回,公卿都在橫門外候送。

董卓經常在路邊設帳,與迎送公卿相聚共飲。當年征討西北邊章、韓遂叛亂,董卓為前將軍,皇甫嵩為左將軍,不相上下。後來朝廷封董卓為少府、幷州牧,所屬兵馬歸屬皇甫嵩,董卓不交兵馬,懷恨在心。

現在董卓為太師,皇甫嵩為禦史中丞,跪拜董卓車下。董卓問:“真服從我嗎?”

皇甫嵩說:“過去我與明公都是鴻鵠,冇想到明公今天變成鳳凰啦。”

“要是早服氣,今天就可以不跪拜。”董卓笑了笑,拉著皇甫嵩的手問:“真的害怕我嗎?”

皇甫嵩說:“明公以德輔佐朝廷,大家都來慶幸,冇有什麼可怕的;如果用淫威酷刑彰顯權勢,天下人都會害怕,何況我呢?”董卓默然,遂與皇甫嵩和解。

有一天,董卓去郿塢,公卿大臣到長安城橫門外送行。董卓設宴款待眾人,卻在宴席上將數百名誘降來的北地叛軍士兵虐殺,有的被斷手足,有的被挖眼睛,有的被割舌頭,有的被蒸煮,哀嚎之聲震天。參加宴會眾人嚇得勺子、筷子都掉了,而董卓卻飲食自若。

又有一天,太史令望氣,說不久會有大臣被誅殺。董卓害怕預言會應驗在自己身上,想起衛尉張溫曾與自己不和,便指使人誣陷其與袁術勾結,將張溫抓到長安,在集市上活活鞭死。所屬將領言語稍有冒犯,董卓馬上就會將其當場處死,又以叛逆罪名誅殺了一批關中舊族。

董卓在長安執政期間,毀壞在市場流通的五銖錢,再加上從洛陽及長安兩地收繳的銅人等各種銅製品,用來鑄造小錢。這種小錢製作非常粗糙,甚至冇有輪廓和文字,百姓都不願意使用,最終導致市場紊亂,物價飛漲。

董卓還讓司隸校尉劉囂抓捕“為子不孝,為臣不忠,為吏不清,為弟不順”之人,統統以死刑加冇收全部財產的方式懲辦,結果引發大量的冤案。

董卓法令苛酷,淫刑殘暴,被誣陷冤死者無數,朝野上下怨聲載道。

鄧盛所派兩名追蹤董卓行蹤的壯士一直冇有機會靠近董卓,今見百姓嗷嗷叫叫怨恨董卓,便作《董逃》歌,又作童謠:“千裡草,何青青;十日卜,猶不生”和“白馬馳千裡,兩口吃一草”,叫兒童歌唱,四處傳播。

以王允為首的忠於漢室的公卿大臣對董卓的所作所為早已不滿,見時機到來,積極密謀刺殺董卓計劃。

且說王允,字子師,太原郡祁(今山西祁縣)人。自小天資聰穎,獨具慧質,飽讀詩書,泛閱經傳,少年時就被稱為滿腹經綸、學富五車的才子。

王允還崇慕衛青、霍去病威猛氣度,堅持習武強身,頗具武略,十九歲被推舉為郡吏。當地有一個叫趙津的小黃門,依仗自己兒子是朝廷當權宦官,便橫行霸道,為所欲為。王允對衙吏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如此為非作歹,貪贓枉法,應格殺勿論!”隨即下令逮捕趙津,並將其解押東市,斬首示眾,以慰民心。

百姓個個拍手叫好,紛紛前往王允所在官署,感謝慰問,稱是為民作主、不畏強暴的父母官。王允首次經受世事的考驗,並贏得眾人的稱讚和擁護,由衷感到高興,更堅定了秉公為官的信心。

與王允同郡同鄉一個名叫路佛的遊混無賴,既無學識,又無德行,仗著家裡有錢,向太守王球行賄求官。

王球見錢眼開,收下路佛賄賂,許為補吏。

王允對這種肮臟交易十分忿恨,當眾揭露路佛醜行,與王球翻臉抗爭,指責他貪贓枉法,徇私舞弊。

王球惱羞成怒,立即將王允捉拿,投入獄中,準備隨時殺害。

幷州刺史聽說過王允事蹟,得知王球要殺王允訊息後,親自騎馬前往太守衙門,保釋王允,並且請他做自己府中彆駕從事。

王允為官初露鋒芒,不僅贏得了州郡官吏和當地百姓的讚賞和欽佩,而且引起了朝廷注意,不久被征召為侍禦史,入朝為官。

王允曾向靈帝揭露十常侍罪行,張讓懷恨在心,伺機報複。次年,張讓終於找一藉口,將王允逮捕下獄。後來趕上朝廷大赦,王允才被免罪釋放,恢複原職。

睚眥必報的張讓並未就此罷休,冇出十天,又以另一罪名將王允治罪,再度下獄。司徒楊賜素知王允為人及品行,知道是張讓有意置王允於死地,為了替王允開罪,免受痛苦和屈辱,便派手下人勸告王允說:“你得罪張讓,一月之內,兩次下獄。張讓甚受皇上寵信,是不會放過你的。為了成就自己誌向,何不先退讓一步,忍一忍呢?大丈夫能縮能伸,如果一味好強,恐怕性命不保。”

王允屬下也對王允再次入獄深感憂慮,想方設法予以營救。有一名下屬去獄中探望王允,痛哭流涕,勸王允向張讓認錯賠罪,求他網開一麵,被王允怒斥拒絕。下屬倒酒一杯,氣憤地對王允說:“你既然如此保全自己,不如喝下這杯毒酒算了,何必在獄中受折磨呢?”

出乎意料,王允一把奪過酒杯,厲聲說道:“我堂堂朝廷大臣,君王賜罪於我,應當接受懲罰,按照王法在街頭被斬首示眾,天下人尚能以我為戒,不再違反法律,哪有私自吞喝毒藥,以死逃避法律製裁的道理?我意已決,不必再勸!”說完,把酒潑灑在地,走進囚車,重入監獄。

由於王允一直冇有向張讓賠罪認錯,張讓反而進一步渲染擴大所謂罪行情節。在再次提審王允案件時,王允手下篆吏以及朝中許多官員都十分著急,大將軍何進、太尉袁隗、司徒楊賜聯名向皇帝上書說:“王允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為官儘忠儘誠,寬宏賢能,具有君子的風範氣節。過去晉悼公和先朝孝文皇帝能明辨是非,赦免大臣罪行,陛下就不能仿效嗎?王允受命於朝廷,誅討逆賊,安撫良民,本應論功行賞,加官進爵,難道就因一些微不足道小事,就定他死罪嗎?陛下如此不公平予以處罰,恐怕有負眾望,百官有所不服。”

靈帝看完奏章後,便赦免了王允的死罪,但仍下獄中,要重新定罪。

這年冬天,又逢朝廷大赦。由於張讓始終從中作梗,王允仍不在赦免之列。何進、袁隗、楊賜等三公要員繼續上書,要求赦免王允。

又過一年,王允才被免罪釋放。王允雖對張讓等人的行徑深惡痛絕,但因力量有限,隻得改名換姓,離開都城洛陽,輾轉於河內、陳留之間。

靈帝駕崩,王允急忙趕赴洛陽弔喪。此時,朝廷極度混亂,以何進為首的外戚勢力大增,閹黨張讓失去了對局勢的控製權。

為了削弱宦官勢力,何進利用各地方官吏奔喪機會,廣泛結交拉攏親己勢力。

王允一到洛陽,就被何進緊急召見,並說明意圖。王允很感激何進救命之恩,滿口答應。

何進掌權後,王允被辟為從事中郎。何進被殺,王允不得不遷任河南尹,暫時逃避張讓的囂張氣焰。

董卓廢掉少帝,獻帝繼位,王允被拜為太仆,不久遷任尚書令,並替代楊彪任司徒。

董卓從進駐洛陽到遷都長安過程中,廢舊立新,毒殺太後,廣植黨羽,培養親信,統收兵權,控製朝廷,專橫跋扈,殘暴肆虐的行徑,使王允敏銳地意識到,董卓將成為威脅東漢政權的最大隱患,必須剷除。

王允之所以隱忍不發,是接受了在政治爭鬥中遭受失敗的教訓,不得不轉變鬥爭策略。他清楚地知道,董卓手中掌握有強大軍事力量,黨羽眾多,而且董卓本人凶殘毒辣,如果主動出擊,隻能是以卵擊石。

於是,王允表麵上一味聽任,甚至順從董卓,讓他放鬆對自己的戒備,實際上卻處心積慮,周密佈置。

董卓進入洛陽後,為了站穩腳跟、擴大勢力,極力拉攏朝中有影響的官員。王允不動聲色,順勢歸順,儘量迎合。有時,王允不惜矯情曲意,偏違原則,來換取董卓的信任。

董卓見王允不但具有才識,而且對自己忠心耿耿,毫無二心,便把王允當作自己心腹親信,不生絲毫疑心,無論朝政大小,都托付給王允處理。

王允藉此時機,親自主持一些恢複王室和發展社會經濟的具體事務。楊勳是當時朝廷中正義之土,不畏強暴,一直堅持鬥爭,曾與皇甫嵩一起密謀誅殺董卓,後因董卓與皇甫嵩言和,感到自己勢力弱小,隻得作罷。

一次,董卓問王允:“不知誰最適合擔任司隸校尉?”

王允不假思索地回答:“隻有楊勳合適。”雖然明知董卓與楊勳之間矛盾很深,王允毅然推舉了楊勳。

在與董卓表麵敷衍的同時,王允暗中積極組織和籌備反董卓的鬥爭,首先與司隸校尉黃婉、尚書鄭公業等人共同商議誅殺董卓的計策。

為了控製武裝力量,王允等人極力向皇上推薦、保舉羌校尉楊瓚行使左將軍權力;舉薦執金吾士孫瑞擔任南陽太守,令其借討伐袁術為名,領兵出道武關,實則為多路夾擊董卓作準備。

士孫瑞的行動引起了董卓懷疑,決定把士孫瑞留在都城。王允聽說後,便順從董卓意思,擢升士孫瑞為仆射。另外又擢升楊瓚為尚書,為最後反擊董卓聚集力量。

初平二年(一九一年),董卓封王允為溫侯,食邑五千戶。

王允想拒絕,士孫瑞對他說:“大事冇成功前,不能有絲毫破綻,董卓加官進爵,朝廷百官都瞻仰您的崇高品節,何樂而不為呢?不要因意氣而誤了大事!”王允一聽有道理,便受命聽封。

初平三年(一九二年)春,自然災害嚴重,陰雨連下兩個多月。王允和士孫瑞、楊瓚等人借登台祭祀乞神之機,緊急商議謀殺董卓的行動計劃。

士孫瑞嚴肅地說:“自從去年歲末以來,太陽陰晦不照,淫雨連綿不斷,這種暗無天日的日子應該有個儘頭。現在時機基本成熟,如果不把握天機,先發製人,恐怕後患無窮啊!”

王允很讚同士孫瑞意見,決定伺機儘早行動,以圖董卓。

可是,董卓爪牙密佈,戒備森嚴,而且他本人力大無比,凶殘毒辣,如果冇有萬全之策,一旦失手,後果難以設想。

王允提議,可以安插內應,裡應外合,殺他個措手不及。於是便有了“王司徒巧使連環計”一段精彩故事:

王允說服府中歌技貂蟬,先許嫁給董卓義子呂布為妻,又送給董卓為婢女,美人計引誘二人垂涎,離間計使其反目成仇。

起初,呂布礙於自己是董卓義子,不便親自下手。王允對呂布說:“你姓呂,奸賊姓董,父子隻是名義上的,並非骨肉親情,況且董卓現在已是眾叛親離,你難道還認賊作父嗎?你當他為父親,平時他當兒子待你嗎?”

呂布與董卓婢女貂蟬私通,怕董卓發現報複,於是便答應下來。

獻帝大病初癒。董卓通知朝廷百官在未央殿集合慶賀,王允便把胸有成竹誅殺董卓的計劃告訴給呂布,並委他作為內應。

這年四月二十三日清晨,董卓乘車前往未央殿參加慶賀會,呂布隨從護衛。事前,呂布派同郡騎都尉李肅等人帶領十多名心腹親兵,穿上宮廷侍衛服裝,潛伏在宮殿側門兩邊。

當董卓車隊行至北掖門外時,李肅等人持長戟衝出,將董卓刺下車來。

董卓朝服內穿鎧甲,所以未傷及要害。“呂布何在?!”董卓疾呼。

這時呂布不慌不忙地掏出準備好的詔書,喊道:“有詔討賊臣!”

直到此時,董卓才發現呂布背叛了自己,大罵呂布:“庸狗敢如是邪!”

呂布則率眾人上前將董卓當場斬殺。

太師府主薄田景及仆人上前抱住董卓屍體,呂布又將他們殺死,餘者皆不敢動。董卓九十歲老母、弟董旻、侄董璜及宗族老弱都在郿塢,均被誅殺,查抄二三萬斤黃金、**萬斤白銀、珠玉錦緞奇玩雜物堆積如山,不可勝數。

袁氏門生故吏把被董卓殺害袁氏棺木改殯到這裡,並把董氏屍首斂聚到旁邊焚燒,以示祭奠。

董卓軀體肥胖,屍體暴於市,膏油浸地,草被血染,守屍兵士黃昏時做成柱狀燈芯插入屍體肚臍點燃,明如火炬,直到天明。後來,董卓故屬部曲收灰燼裝入棺木,葬於郿塢。

董卓被殺,朝廷上下一片歡騰,長安百姓奔走相慶。司徒王允贏得了剷除董卓鬥爭的勝利,受到百姓稱讚,更得朝廷嘉獎,總覽朝政。

王允得勝,便有些飄飄然起來,甚至居功自傲:“董卓這樣不可一世大奸賊都死於我的手下,還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每當群臣集會,王允很少像以前那樣與大家推心置腹,共同商討權宜之計,而是正襟危坐,麵無和悅之色。慢慢的,群臣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推崇和擁護他了。

當朝文學家蔡邕曾是董卓舊臣,當與王允一起聽到董卓被殺時,感到很突然,不禁臉色大變,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歎息。

王允勃然大怒,嚴厲指責:“董卓是國家罪人,誅殺少帝,殘害忠臣,人神共憤,天地不容,罪行不可饒恕。汝身為重臣,世受皇恩,應該從大局考慮,從國家出發,共同聲討國賊。不想卻念及一點私人恩惠,不但不倒戈相向,竟然還感到痛惜,這難道不是與董卓同一鼻孔出氣嗎?”

說完,便不容分辯,立即將蔡邕押至廷尉處問罪,待日處斬。正是:昔日拒卓險滅族,今天歎卓又遭殃。不知蔡邕這次能否保住性命,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