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言情繁體小說 > 曆史 > 實話三國 > 六 戰官兵於吉施法 剿黃巾曹操現身

實話三國 六 戰官兵於吉施法 剿黃巾曹操現身

作者:高木峰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06 06:48:20 來源:言情API

卻說張角一軍在幽州、冀州一帶,奪縣攻郡,殺官燒府,開倉濟民。地方官吏聞風喪膽,望風而逃。張角親率十萬義軍直逼廣宗,時中郎將盧植率五萬官兵前來征剿。兩軍交戰,不分勝負,對壘相持。

張角坐帳,忽報大興一方偏將殷達領五萬義軍到來。張角把殷達迎入帳中,殷達將渠帥程遠誌、副將鄧茂被劉關張兄弟誅殺及參將鄧盛自留大興山中為義軍籌措糧草備說一遍。張角甚感悲痛,好言撫慰,欲留殷達為將,統領大興一方五萬義軍,殷達堅持要回大興山與鄧盛一起為兄報仇。張角看殷達執意要回,不再挽留。殷達交接了軍隊糧草,自回大興山。

張角又得五萬生力軍,達十五萬之眾,戰力更加強大。又報於吉帶領一千人來援。張角急忙迎入帳中,說是已得“呼喚風雨沙石,調度天兵天將佈陣殺敵”之術。張角大喜,說是,盧植五萬官兵不足為慮。京師防禦甚嚴,官軍征討主力集結潁川,恐波才率領一支義軍不支,張寶、張梁已率軍前往,要於吉帶一千方士前往支援。於吉欣然同意,張角設宴餞行。

盧植在廣宗與張角相持,急切難於取勝,忽報劉備領關羽、張飛帶五百義勇來援。盧植大喜,引入軍中。劉備說:“吾與關張桃園結為兄弟,募集義勇五百,投軍殺敵,報國效力。先是受幽州刺史之命,往大興山討賊,斬殺賊首程遠誌、鄧茂;又受刺史之遣,隨鄒靖所帶一千官兵,擊潰賊寇,解青州之圍;太守龔景欲留,吾稱‘吾師與張角戰於廣宗,當前往支援’。鄒靖帶一千官兵自回,吾與關張兄弟即來至此。”盧植聽了,對劉備投軍不久便嶄露頭角,建立數功,甚為讚賞:“幽州、青州皆記有汝功,吾亦知之,必當奏報封賞。吾今拒賊首於此,賊弟張寶、張梁在潁川與皇甫嵩、朱儁對壘。汝可引本部人馬,吾再助一千官軍,前往潁川打探訊息,約期剿捕。”劉備不解:“廣宗賊眾我寡,正是用人之際,恩師為何反遣吾等前往他處?”盧植微笑:“吾乃汝師,知汝自小素懷大誌,非常人可及。汝係皇權宗室,當負匡扶漢室重任,何以進退,自悟便知,何必多問。”

劉備不再多問,與關張出帳,領本部及一千官兵奔赴潁川。路上,張飛憋悶不住:“大哥,吾等前來助陣,未動一刀一槍,連賊麵都未曾見,盧公還助一千官兵,隻說去潁川打探訊息,莫不是小覷吾桃園兄弟。”關羽說:“如此也好。看那賊眾,多為饑民百姓,實在不忍濫殺。”劉備說:“三弟不必多慮,恩師助一千官兵,隻叫去打探訊息。是想讓吾等儲存、擴充實力,作長遠計。二弟所言極是,得民心者,得天下。百姓被官府所逼而反,若招降撫慰,可為我用。”張飛說:“投軍僅僅兩個來月,先於大興破賊,又解青州之圍;再上廣宗,又奔潁川,忽東忽西,北上南下,四處奔波,勞頓於途,實不甘心。”劉備微笑:“知吾者,恩師也。”心中暗想:雖受奔波勞頓之苦,卻無實力損傷之害,征剿黃巾各個戰場,均有劉備身影,方可揚名立威。想至此,不禁仰天大呼:“桃園兄弟,名揚天下。”然後縱馬奔馳。關張受其感染,各自拍馬,緊隨其後,向潁川挺進。

卻說波才領導的潁川黃巾軍聲勢浩大,四月間直逼京師洛陽。中郎將皇甫嵩、朱儁各率精兵阻擊義軍,兩軍交戰,各有勝負。波才受阻,思計破敵。忽報於吉領一千方士增援。波才大喜,迎入帳中。於吉說明來意,教波才明日交戰,如此如此,即可取勝。

次日兩軍對壘,漢營一大將引兵出馬,波才也不答話,策馬相迎。二人一來一往交戰正酣,忽見波才後軍蠕動,慢慢後退。須臾前軍也隨之騷動,紛紛轉身,先是慢行,後是快跑。波才大聲喝令:“臨陣逃脫,必當處死。”說著便奮力拚殺,毫不退卻。漢營中幾名副將策馬上前,圍困波才廝殺。波才眼看己軍退遠,便大喝一聲,斬殺一將,衝出包圍,不住高喊著“陣前逃跑,決不饒恕”,縱馬撤退。

漢營大將正要追趕,一副將說:“不敗而退,恐其有詐。”漢營大將乃說:“烏合之眾,怯陣逃亡。賊首喝令不住,豈能有詐?”一是受潑才言辭所惑,二是立功心切,遂不聽勸阻,揮軍追殺過去。

波才眼見軍士退隱山間,便勒馬回頭:“吾軍退遠,隻吾一人,待明日嚴肅軍紀,重整旗鼓,決一雌雄。”說罷,調轉馬頭,緩緩進入山穀。

漢將豈肯放過,率軍追殺過去。待軍進入山穀,隨著一聲霹雷般巨響,頓時黑氣漫天,遮天蔽日,飛沙走石,猶如沙暴石雨從兩邊山頂傾注而射,天上人喊馬嘶,狀如天兵天將從空而降。漢軍驚恐萬狀,不戰自亂。波才率領義軍迎頭衝殺過來,漢將調轉馬頭,落荒逃跑。此戰殲敵四萬餘眾,大獲全勝。波才犒賞軍士,誇讚於吉之功。於吉施法破敵主力,自帶方士奔赴南陽增援張曼成。

張曼成自稱“神上使”,帶領義軍戰鬥在南陽一帶,所向披靡,於陣前斬殺南陽太守褚貢,緊逼宛城(南陽郡治所,今河南南陽)。六月間,攻打到宛城城下。新任太守秦頡頑強抵抗,急切不下。這日聞報,於吉帶方士來援,張曼成急忙迎入,商議破城之策。

次日,張曼成撤離圍城義軍,退十裡紮寨,隻派一名副將帶五千軍士南門叫陣。宛城一將帶領一萬官兵開門迎戰。兩將廝殺十數回合,義軍副將敗退,引軍往東而逃。官兵見隻有五千兵馬,緊追不捨。等官兵追入山間,於吉施法,義軍轉身拚殺,又有一軍切斷退路,將敵軍圍困山中。山上飛沙走石,空中萬馬嘶鳴,兩頭堵截圍殺,一萬官兵全軍覆冇。此時張曼成率領義軍主力從北門攻入宛城,太守秦頡倉皇逃命,宛城被義軍占領。

潁川慘敗,宛城失守,又聞張寶、張梁向京城攻來,何進急忙調兵遣將,增援皇甫嵩、朱儁。張寶、張梁進軍受阻,與漢軍對壘相持。兩軍交鋒,張寶詐敗退入山間,漢軍追進,張寶作法。頓時,風雷大作,飛沙走石,黑氣漫天,滾滾人馬,自天而下,漢軍敗退不出。

皇甫嵩與朱儁商議,朱儁派人潛入山中,發現諸多盛裝沙石布袋及紙人草馬,方知法術奧秘,便挑選一千精壯,攜帶盛裝豬羊狗血木桶及草灰沙土布袋,秘密誅殺潛伏山中的義軍。次日,張寶搖旗擂鼓,引軍挑戰,兩軍交戰,張寶詐敗而退,漢軍追進,張寶作法。誰知,不聽風雷聲,不見神馬影,卻聽一聲號炮,豬羊狗血,灰石雜物,儘向義軍傾注。危急之間,張梁引軍殺來,救出張寶,兵敗而退。張寶、張梁擺脫漢軍追擊,草木結寨,權作歇息。

皇甫嵩、朱儁正商議如何破敵,劉備領關張到來,具說盧植之意。朱儁說:“此來正好。敵軍慘敗,卻草木結營,當用火攻。”遂令劉備率所領一千五百名軍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於義軍營寨四周。及至夜晚,大風忽起,劉備號令軍士一起縱火,投擲義軍營寨。二更時分,皇甫嵩、朱儁各自引軍攻擊營寨,火焰張天,喊聲大作。張寶、張梁猝不及防,馬不及鞍,人不及甲,帶領敗殘軍士,奪路而走。漢軍收兵,皇甫嵩對劉備說:“今日敗賊,當記汝功。張寶、張梁勢窮力乏,必去廣宗投靠張角,汝可星夜去廣宗增援。”劉備遵命,遂與關羽、張飛引本部兵馬複回廣宗馳援盧植。

且說張寶、張梁營寨被燒,拚死搏殺,直至天明,奪路而走。忽見一彪軍馬儘打紅旗,迎頭截住去路。軍中閃出一將,身高七尺,細眼長髥,騎在馬上,揚鞭呼喝:“曹孟德在此,還不快降。”

曹孟德,名操,字孟德,小名阿瞞,又名吉利,沛國譙人,乃西漢相曹參之後。曾祖曹節,字元偉,素以仁厚被人稱頌。曹節有個鄰居的豬丟失了,見曹節家的豬與自家的豬相似,便到曹節家,說是他家丟失的豬。曹節也不爭執,讓他把豬牽走了。後來,這家丟失的豬回來了,非常慚愧,登門把曹節家的豬還給曹節,表示歉意。曹節微笑著收了豬,並不介意。曹節生有四個兒子,大兒子伯興,二兒子仲興,三兒子叔興,四兒子曹騰,字季興,自小入宮為宦。

永寧元年(一二零年),鄧太後詔令挑選年少溫謹的人陪太子讀書。曹騰被選中,很受太子親愛,飲食賞賜與眾不同。順帝即位提拔曹騰為中常侍大長秋。曹騰在皇帝身邊,很受信賴,時常稱讚賢能官吏,薦舉後起之秀。被他推薦提拔的人不少位列公卿,做了大官,很感謝他。當時蜀郡太守寫箋給曹騰表示感謝。益州刺史搜出其箋,參奏曹騰內臣外交,行為不當,要求罷官治罪。帝不以為然,曹騰也不介意,還時常稱讚這個刺史大節可嘉。這個刺史後來被提升為司徒,對人說:“吾能位列公卿,乃曹常侍之恩。”曹騰從宦三十多年,曆事四帝,未嘗有過。桓帝即位,因為曹騰是先帝舊臣,且忠孝彰著,加位特進,封費亭侯。曹騰自幼為宦,冇有兒子,便收夏侯氏的一個兒子為養子。

曹騰養子曹嵩,字巨高,質性敦慎,所在忠孝。曹騰非常疼愛養子,不惜花費一萬萬錢為曹嵩買一官職,靈帝時被提升為大司農、大鴻臚,後又代替那個半價買司徒的崔烈為太尉。

曹操乃曹嵩之子,年輕時期機智警敏,有隨機權衡應變的能力,而且任性好俠、放蕩不羈,不修品行,不研究學業,所以當時的人不認為他有什麼特彆才能。隻有梁國橋玄和南陽何顒認為他不平凡。橋玄對曹操說:“天下將亂,非命世之纔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南陽何顒對他說:“漢室將亡,安天下者,必此人!”南陽的許劭以知人著稱,曾對曹操說過:“君清平之奸賊,亂世之英雄”。其實曹操自小偏愛武藝,尤其喜歡兵法,曾抄錄古代諸家兵法韜略,還有註釋《孫子兵法》的《魏武注孫子》著作傳世,這些為他後來的軍事生涯打下了穩健的基礎。熹平三年(一七四年),曹操被舉孝廉,入京都洛陽為郎。不久,被任命為洛陽北部尉。洛陽為東漢都城,是皇親貴戚聚居之地,很難治理。曹操一到職,就申明禁令、嚴肅法紀,造五色大棒十餘根,懸於四門,“有犯禁者,皆棒殺之”。皇帝寵幸宦官蹇碩叔父違禁夜行,曹操毫不留情,將蹇碩叔父用五色棒處死。於是,“京師斂跡,莫敢犯者”。曹操也因此得罪了一些當朝權貴,礙於其父曹嵩的關係,明升暗降,被調任頓丘(今河南清豐縣)令。光和元年(一七八年),曹操因堂妹夫濦強侯宋奇被宦官誅殺,受到牽連,被免去官職。在洛陽無事可做,回到家鄉譙縣閒居。光和三年(一八零年),曹操又被朝廷征召,任命為議郎。此前,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謀劃誅殺宦官,不料其事未濟反為宦官所害。曹操上書陳述竇武等人為官正直而遭陷害,致使奸邪之徒滿朝,而忠良之人卻得不到重用的情形,言辭懇切,但冇有被漢靈帝采納。爾後,曹操又多次上書進諫,雖偶有成效,但東漢朝政日益**,曹操知道無法匡正,遂不複再言。

黃巾起兵造反,二十九歲的曹操被拜為騎都尉,領馬步軍五千,前來潁川助戰。正遇到張寶、張梁敗走,曹操攔住,催軍掩殺。張寶、張梁又損傷萬眾,死戰得脫。曹操收穫極多馬匹、金鼓、旗幡。等皇甫嵩、朱儁追殺過來,曹操過來與其見禮,隨後便引軍追襲張寶、張梁而去。

再說張角自得大興五萬生力軍,戰力更強,接連得勝,殺得官兵不敢迎戰。盧植申表上奏,請求支援。朝廷聞奏,派宦官左豐到廣宗查探軍事。盧植稱“張角帶領主力,拚死抵抗,近又有大興五萬精兵來援,急切難以取勝,方纔申表求援”。左豐索要賄賂,說是“如實回奏,叫朝廷速派兵增援”。盧植說:“軍糧尚且缺乏,哪有餘錢奉承天使?”左豐懷恨在心,回奏說盧植懼敵,高壘不出,怠慢軍心。朝廷震怒,一麵調遣河東太守董卓任中郎將代替盧植領兵拒敵,一麵派人捉拿盧植回京問罪。

盧植被囚檻車押送回京,中途正遇返回廣宗增援盧植的劉備一軍。劉備見檻車所囚卻是盧植,不禁大驚,急忙滾鞍下馬,問其緣故。盧植便把與張角交戰不能取勝,左豐索賄不予,朝廷震怒,調遣董卓代其領兵,將其捉拿問罪經過說了一遍。張飛聽罷大怒,要斬監軍救出盧植。劉備急忙製止。關羽說:“盧中郎乃大哥恩師,哪有不救之理?”劉備心想:如今盧植已成朝廷囚犯,殺官軍,劫囚車,是違抗帝命的大罪,即便能夠逃脫,必將前功儘棄。若不救,關張寒心,需好言撫慰。劉備目視盧植,猶豫不決。盧植在檻車中大聲說:“玄德不可造次,吾進京自當向帝分說,料無大礙。怎麼能夠因吾連累汝三兄弟?”劉備對關張說:“恩師曾與鄭玄同師相友,剛毅有節,名著海內,學為儒宗,士之楷模,人皆敬之。帝前陳述實情,朝廷自有公論,二位兄弟不必掛懷。”聽了劉備勸阻,關張方止,眼看著軍士簇擁檻車押解盧植而去。

檻車去遠,張飛憤怒未平:“奸宦讒言,朝廷昏聵,忠臣良將反遭其害,劉氏天下怎能長久?”劉備聽了頗感惆悵:“待蕩平黃巾賊寇,定然清除奸宦逆黨,匡扶宗室。”關羽說:“盧中郎已被囚解進京,董卓原為河東太守,蠻橫傲縱,吾等前去,冇有依靠,不如暫回涿郡,再作他圖。”張飛極為讚同。劉備從其言,遂引軍奔往涿郡。

途中正遇董卓戰敗而逃,後麵張角率領義軍鋪天蓋地追殺過來。劉備見是立功機會,便帶關張衝殺過去。張角以為中敵埋伏,不敢窮追,引軍撤退五十裡安營。

劉備以為救了董卓,必為記功。誰知董卓聞知劉關張三人皆為白身,冇什麼職務,便不以禮相待。劉備引關張出來,張飛十分惱怒:“我等親赴血戰,救了這廝,他卻如此無禮,難消我氣!”說著,便要入帳去殺董卓。劉備急忙製止:“朝廷命官,豈能擅殺?我等暫且忍辱負重,儘力殺敵,多立戰功,必不敢輕視。”張飛怒氣不消:“若不殺這廝,反要在他部下聽令,我不甘心。大哥、二哥執意留在這裡,我便一人投往彆處。”關羽說:“吾三人桃園結義,義同生死,豈可分離?”劉備猶豫片刻:“既然如此,不如都投彆處便了。”張飛轉怒為喜:“若如此,我恨稍解。”於是三人連夜引軍投奔朱儁。朱儁待之甚厚,合兵一處,進討張寶。正是:靠山山傾倒,依水水漂流;過河橋被拆,自有擺渡人。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